诗人情怀与妓女文化的双性交融

时间:2021-03-18 阅读:911 评论:0 作者:921853230

    “青楼”可指妓院,少数文献中出现“青楼”一词时,可指豪门高户。青楼在诗人骚客的心目中拥有一定意境与地位,被他们赋予一种诗意的表述。古代的妓院创造出很多关于“中国古代性文化”的起点文化与性文化的衍生物,诗人笔下的“伤春悲秋、男欢女爱、离愁别绪、风花雪月”的情诗与妓女的艳情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829e838.jpg.jpg

       在古代平民百姓的心目当中青楼是一个污秽不堪、寻欢作乐的有失大雅的破落区域。在诗人眼里或者心目中,他将青楼赋予一种诗意的表述的同时,将那些有“一技之长”的“风尘人物”赋予才女的身份。他们借助妓女的力量获得一些物质与精神上的安逸与寄托,有一些诗人去风尘之地寻欢作乐的目的不在乎这三种:为“性”而性,为解性饥渴,为得到精神与器官上的需要,花钱买性,以性助“性”;

       为“诗”而性,诗人们在创造文学时,当“笔墨”耗尽时,总会喝点小酒儿,在风尘里寻找灵感;借助妓女们的性情推动诗人的笔下风骚成为一种流行。

       诗人们总会在夜深时拿起寂寞的笔调勾勒心灵世界,在创作的同时,一种渴求、欲望就油然而生,无论是情爱还是情诗,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他们灵魂寂寞时,大大方方地跑到妓院里去风花雪月,为“性”儿性,性爱过后,每当回味的时候总是将他们的笔触下的“性情”描绘的让人同情他那离愁别绪;妓女是妓女文化里的“花旦”,她们不仅是妓女文化的推动者,也是诗人作品的“推手”,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妓女在妓院里生存,有长期以来都是要不断地学习,满足各种“客户”的需要,有些长得秀色可人、貌美女花,没有一技之长也能生存;有些没有姿色的妓女通过后天的学习,有一技之长了她们也能生存下来;有些有才有貌,自然在情场或者商场总会得到或多或少的知己。

       诗人为何从古至今被贴上一个“穷酸”的标签?我不得而知,我也不想去探讨或者说妄加 揣测,可是古代的诗人总是很穷,是古代诗人的特点,突出了古代诗人的“穷”;现代的诗人守护着一个投稿发表作品的关系圈子,排挤青年、外人涌入进去抢“生意”,突出了现代诗人的“酸”。不知道我分析的怎么样,不管怎么样,无论在哪个朝代,在哪个圈子将实话的人不会有好的下场,这是方圆学说的核心。好吧,插曲一般都很短的,那么让我们言归正传,承上启下。

       在古代无论是走文学路还是仕途,要么花时间和精力,要么花钱买路,要么投其所好。诗人们也是绞尽脑汁的想快速让自己的文化作品成为一种流行,一部分有钱的诗人总会掏钱给达官贵人,让其给他签字盖章、或者向上级引荐、更或者编入什么书目;对于那些家庭不算富裕或者说穷的快揭不开锅的诗人,用最省钱的方法推广着自己的作品,

e1e.jpg

       他们总会联合那些倾慕他们才华的有才妓女做一个“联谊推广活动”,诗人们把优美的诗交给她们,让她们谱曲吟唱,渐渐地他们的诗歌在妓女的嘴里被传播出去,被文友或者没有知识的人所接受,妓女们渐渐地因为诗人们提供的歌词成名了,诗人们渐渐地因为妓女们吟唱成名了,互为推手,妓渐渐女推动者诗歌文学的发展,诗人推动着古代性文化的发展。

       有着妓女情怀的诗人——柳永,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响誉大江南北,为我们所熟知,大家都在乎他的荣誉与知名,没有人在乎他的离去,是他的悲哀,但是也是他殊荣!没有人关心他的离去,据说他死后是他的妓女知己们集资而葬,悲哀在人们对文化的一种冷落,殊荣在中国古朝万代首例,一个受妓女们尊重与推崇的诗人!

     《琵琶行》中有这么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吐露出白居易对妓女们的一种独特的情怀,一种离愁别绪被作者描述的淋漓尽致。

       妓院文化、妓女文化、诗作文化的推动效应都是相辅相成的。旷世佳作很多都是经过诗人们在与妓女们打交道的过程中循循渐进中产生社会影响,诗人情怀与妓女文化在传播的道路上或多或少的和性并轨。在并轨的同时,在历史的长河中文化总是经过洗涤的,有些美丽色和无用的杂色都会或多或少的褪去,真正的文化需要有高尚的一面和龌龊的一面,它们遥相呼应。隶属于一种古代性文化的《金瓶梅》被篡改的面目全非,这种性文化失去的了原有的历史文化、中国古代性文化、中国古典文学的色彩……

       真正的文化需要带着公正的心去继承,而不是剔除原有的色彩,或者戴着有色的眼镜去解读它们!


——2014/06/29(郑州)

本文链接: https://www.liugui.cn/post/5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交流一下吧!

共有0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欢迎 发表评论: